首页  »  人妻美妇  »  我迷恋上了丁阿姨【完】(作者:大禹治酒)
我迷恋上了丁阿姨【完】(作者:大禹治酒)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我迷恋上了丁阿姨【完】(作者:大禹治酒),13. 志强智达45. 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国将衰,必轻师而贱傅。——《荀子·大略》,言行行果。

有一天,听妈妈说,我们家对面搬来一户新邻居,是丁哥、丁嫂和他们的孩 子,和你差不多年纪。因为邻居的关系,我们有时见到面者打招呼。这天,妈妈 要拜访他们家,要我一起去。

  到了他们家,按门铃之後,来开门的正是阿姨,她看见是我们便很开心的帮 我们开门,连忙叫「丁阿姨好」还问我们怎麽有空来,妈妈跟她说明来意之後, 让我们进入客厅坐下来时,丁阿姨热情地从厨房里拿出两杯茶来招呼我们。丁阿 姨三十七岁,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160 的身高和36- 23- 36的叁围是标准 的天生尤物,标准的家庭少妇。

  我发现丁阿姨穿着凉快的衣物,只穿了一件丝质的亵衣,外面披了一件薄纱 外套,那两颗大乳房淫荡的摇晃着。我眯着眼偷窥阿姨穿着细肩带式半透明丝质 睡衣的美姿,幻想搓揉那未着胸罩的美双乳,她的屁股看起来是那样的有肉感, 真的很想用鸡吧插上去,登时我的裤子又被小弟弟给鼓胀起来。我怕丁阿姨发现, 故称要上厕所,

  进入厕所内擦拭乾净时,我发现有一条黑色丝质小内裤和另一套配对的黑色 大乳罩,我拿起来看了看,内裤上面有一层黄黄的东西,我那软软的小弟弟马上 又涨满了我的裤子,我用嘴添了添,味道怪怪的,但是心里很爽,我用阿姨的内 裤包住自己的小弟弟,用她那穿过的地方,用那黄黄的东西对准自己的龟头,来 回套啊套的,她的胸罩我就放在嘴里面含着,我享受着这一快乐的瞬间,我感觉 自己好想真的在插阿姨的小穴,插的她流出来了好多淫水,而且我含着她那乌黑 的乳头,就这样我又射出了我那不是很多的精子,全部都射在了丁阿姨那阴道分 泌出来的黄黄的东西上面,我感觉自己的龟头正在往丁阿姨的阴道里面钻,那感 觉真是从来没有过的,射完以后,看着内裤上的精液,我好象真的把丁阿姨占有 了,但是我还是很谨慎,我又用丁阿姨的胸罩把内裤上的精液擦均匀了,擦的看 不出来为止,因为我不能让丁阿姨看到她自己内裤上有男人的精液啊,那样我就 完了,其实我心里很想就这样放着让丁阿姨看,但是我还是没有这个胆量,我也 很想把这条内裤和胸罩偷回家去,但是会被丁阿姨发现自己的内裤和胸罩不见了 吗,那我不是没脸见人了,

  妈妈在客厅叫我,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有什么时候事。我急忙把胸罩和内裤 放回原位。我回到客厅妈妈问我怎么了,满头大汗的,我说没什么。妈妈对我说: 「阿智,丁阿姨的儿子和你同学校,不同班。」丁阿姨点点头,微笑对我说: 「有时间来我家找阿健玩,玩长久就会成为朋友。」有时间再来丁阿姨家聊天, 丁阿姨热情招呼我们出门口,有时间再我们家。

  当天晚上,林老师的模样这时突然涌入了我的梦境里。老师正赤裸裸地跪在 我的跟前,以她巨大的两颗大木瓜奶奶,夹合着我的硬肉棒,像面包合着HOT DOG 一般,不停的摇晃、摇晃、摇晃、摇晃!理所当然的,当晚又遗精了…

  我和她的儿子阿健的兴趣都一样,喜欢打游戏,所以很快地成为好朋友。之 後我每次上健的家,目的已不是再像以前那样打游戏这麽简单,而是去看如果她 不在家,我便会乘健在打游戏、电脑的时候,偷进丁阿姨的睡房,嗅她的床,又 会推开她的衣橱,观赏她的衣物。最使我兴奋發現有好多三角短褲和胸罩,全部 都是配对,有玫瑰紅、粉紅、悠黑、嫩白,真是性感啊,而且每條內褲都是呈透 明狀的,還繡有好多花紋,我實在忍不住了,在抽屜裡拉出一副悠黑胸罩來,按 照老規矩壓在身下,內褲則有的套在頭上有的含在嘴裡有的塞在屁眼裡,我在她 的床前脫的一絲不掛,我就壓她的胸罩拉呀,扯呀,頂呀,我是在蹂躪她的一切, 我爽……爽……連叫幾聲「我要戳你,插死你,丁阿姨,快……快……曹xx,來 啊!」我的卵一顫一顫地在抽搐,流出了白乎乎的液體,我癱在床上,現在我的 要求越來越大,我在想我並不能得到你的身體,但我一定要得到你所擁有的一切。

  自第一次做上这行为後,我每次上健的家就会找机会闪进丁阿姨的房间,把 她的胸罩和内裤找出来,边嗅边想就会使我十分兴奋。我通常会把胸罩和内裤套 上肉棒上,跟住就快会射精了。我会把精液胸罩和内裤里,想想丁阿姨穿上后的 样子的使我疯狂。

  这天我又来到了健家了,开门的是丁阿姨,看见我她露出了笑容,说∶「阿 智你来了呀,健在房间里呀,你进去啦。啊,你要不要点饮料呀?」我∶「不用 了(心想∶我想要你呀)。」跟後便走到了健的房门前,发觉锁上了,便敲敲门, 健开上门,我进去後他又再把门锁上了。

  我很快便知道他的用意,原来他这家伙在看三级VCD ,他示意我不要作声和 坐下。画面上出现了男女在做爱,我们都在看得入神,门外突然传来丁阿姨的声 音,我们都吓了一跳。原来丁阿姨是说她去买菜,叫我们自己玩,接着她便出外 了。

  这只是讲几个故事人母、师生和忘年。看完後我和健都十分高「涨」,而阿 健说他要去大便,但我想他应该是去打手枪吧!没有说出他的用意,因为待他进 入厕所後又是机会走进丁阿姨房间了。

  进去後,我像以前一样推开衫柜,找到丁阿姨的胸罩和内裤,把它们套在我 的肉棒上,我不理这了,心想健快出来了,还是快把精打出来吧,一样的把精液 射进胸罩和内裤中,差不多衫柜里胸罩和内裤都忘留了我的精液。然後收拾好後 便走出来了,免得被健发现。健出来後,便一起打游戏,我借口问阿健,你的爸 爸呢?阿健很认真打游戏,回答说:「我爸爸有时生意忙,在公司就不回家。玩 了一会後我说要走了,健说他累了,到在床上,叫我走时关好门便睡了。

  经过一个星期的对丁阿姨观察,我开始酝酿一个计划,要上丁阿姨!!!

  今天是星期六,晚上的时候,我再去阿健,开门的是丁阿姨,她穿了件相当 性感的白色韵律装,几乎透明得不像话,一眼就看出里面是完全真空,不但可以 看到她奶子的轮廓,连乳晕都清晰可见,而大腿则是放肆的裸露出来。阿健在房 间里,你去找他吧。丁阿姨转过身时,我才发现韵律装的背部也露了大半,将伯 母白晰的肌肤展露无遗,当她背对着我走进去时,那肥骚淫臀还一扭一扭的,看 的我的小弟弟在裤裆里涨的难过。

  她两手抱胸正跟着电视里的人做动作,两颗淫美的乳房因为过度的挤压更明 显地呈现在我眼前,随後她又将双膝跪在地上,大腿撑得开开,仰躺在地上,包 裹她的紧身衣裤已经被汗水湿透,而下体的布料更是几近透明,阴的轮廓明显的 浮凸出来,肉缝处有如花蕾般的阴蒂在紧缩的衣料压迫下显得扭曲淫秽,再往上 是一丛黑色的阴毛。伯母瞧着电视,大腿张得更开了,湿透的裤裆下,更显示出 肥厚的阴正在微微张合。我的阴茎已经又涨出来。我害怕会被阿姨发现,连忙走 进阿健的房间,锁上门。阿健见到我很开心,说[ 明天不用上学,今晚不要这么 找说要走了。] 我看了时间是晚上十点钟,突然在门外丁阿姨对我们说[ 我去睡 觉了,你们不要玩这么晚,早点休息。]

  跟着听到丁阿姨走进她房间,把门关上的声音。早上去交电话费,买菜回家 做饭,下午又去逛大型卖场疯狂购物,晚上又做健美操。丁阿姨似乎疲惫已极, 进房间後倒头便睡。过了一会儿,是晚上一点钟,阿健说[ 我要睡觉,你就慢慢 玩吧。今晚在我家睡,不要回去了。] 我点点头答应,心里高兴起来。等阿健睡 了以后,走出房间,把门关上。

  观察丁阿姨房间里没有动静,小心地走进房间里,关上门。於是我便蹑手蹑 脚地到了床边,发现丁阿姨发现穿着粉红色半透明睡袍,未戴乳罩,两粒乳头隔 住件睡袍清楚睇到,尤其是那两粒像葡萄一样大的奶头,更是勾魂荡魄,再向下 看,丁阿姨两腿微张,睡袍两边掀开,丝质半透明的叁角裤顶端,乌黑一片,美 性感极了,无异又是给我小弟弟一次沉重的打击,实在令人难以消受!!我慢慢 把手试探性地放到她的身子轻摇,发现她轻轻地打鼾着。丁阿姨太累了,早已熟 睡了。在确定她熟睡後,我脱下了裤子躺上了床,便将右手在她的美腿上慢慢地 摸着,从脚背到小腿到大腿根部来回轻摸着。另外的一手也没闲着,摸着丁阿姨 乳好大好有弹性,再摸到如黄豆般大小的的乳头时,正在感动之馀,她忽然将身 子侧了一下,我又急忙地翻入床底。(好像还没醒来。)

  我发觉我的心脏跳个不停,边回想着刚才留在手上的触感,老二简直要冲破 了裤子。能摸到穿着丝袜的美腿真令人兴奋!於是我把肉棒给掏了出来,让它在 外面抖啊抖的,我的身体也抖啊抖的重新做秘境探索。

  这次丁阿姨背对着我,於是我轻轻地将她的身子转过来躺平,看到了黑森林 的影子!,慢慢地打开了她的双脚後,我把手轻压於那神秘的黑色地带,夹杂那 触摸黑色棉质内裤的快感,我仔细揉搓着外阴唇,渐渐地那两片肥厚的肉唇愈来 愈湿润。

  「呜…嗯…」丁阿姨扭动腰枝,依然在梦中,两手围住阿茂的脖子,微微地 喘息著。

  我注意到我小弟弟的需求,很快地把整根肉棒都埋入里面,那温湿的内璧很 快就将整根肉棒包了起来。

  丁阿姨依然闭著眼,但是扭动腰枝配合他的动作。「老公…你什麼时候回来 的?」

  她一直认为插入自己阴门的人是丁哥,她在意识中也没弄清楚,下半身就早 已湿漉漉了。

  老公最近生意忙,所以丁阿姨有一段时间没有性生活。现在有肉棒特如其来 的埋入,使丁阿姨欲仙欲死……爽得要命。

  於是我的情欲,更被高高的挑起。我一边抽送,一边用力地奸淫她的奶奶。

  丁阿姨只能无力地呻吟,我知道她也希望可以获得更强烈的快感,所以我也 就拼命地抽送,最後用尽下半身的力量全力冲刺,最後一挺,

  (喔!喔!喔!)将全数的精液狂泄在伯母的子宫中。她失神地躺在床上享 受高潮後的涣散。

  一会儿,我横抱丁阿姨,右手伸入丁阿姨屁股间,开始抚摸阴毛,然後分开 阴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蒂。她只能无力地呻吟,我则加强刺激,女人的阴门流 出汁液来。我也累坏了,则起身离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