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暴性虐  »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96.58. 只要有坚强的意志力,就自然而然地会有能耐、机灵和知识。——陀思妥耶夫斯基 不下功夫是得不一果实的。

我所在的工廠是國營的大型企業,工廠大人員多,待遇福利也高,四周幾十裡地的農民都望紅了眼,都想方設法進廠來做工。去年秋天因為修鐵路佔用土地,安排十幾個農村青年進廠工作,一個姑娘給了我作徒弟。這姑娘叫王福英,二十一歲。她個子比較高,有一米七,也顯得健壯就分給了我,因為我操作的是大型機床。

這姑娘長得不錯,端莊大氣,伸展挺拔,只是少了一點柔媚,多了一點英武,樸樸騰騰一身是勁,像個舉重運動員。她學習很認真,我給她講識圖講機床操作

她都聚精會神的非常認真學。有一次我給她講卡尺,她竟把乳房靠在我的胳膊上,我不知她是不是有意,有一次我用胳膊掂一掂她的乳房,她竟一點也不在意,

以後我就經常用胳膊掂一掂或揉一揉她也不閃躲。慢慢的我就找機會用手摸乳房,捏她的屁股,她也同樣不閃不躲。每一次我心裡都癢癢的,我無疑受到巨大鼓勵,胃口大開。

俱樂部映電影,我就買了兩張票一起去看。我故意晚一點去,到了門口,她正在那等:師父,你剛來。

我說:對,我剛來。這時正好響鈴,現在看電影的人非凡的少,進門之後正好滅燈,我拉著她的手找了一處離人群較遠地方坐下來。我兩隻手捏弄著她一隻手,她的身體靠向我的肩膀。一會兒,電影開始了,我一隻手慢慢的從她的衣服下摸進去。她按住了我的手,很快又鬆開了,我覺得她渾身在打戰。我摸到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被胸罩緊緊箍住,我慢慢將乳罩推上去,兩個大乳房就在我手中了。她的乳房很細膩滑爽,我用力揣摸掂弄。她顯得有些緊張,她在我手裡的一隻手反而把我的手緊緊的握住。我的手在她兩個乳房間遊走,捏弄兩個小小的乳頭,我覺得心也在緊張的跳動。

過了一會兒,我的手抽出來,把褲扣解開,把早已硬挺的雞巴掏出來,讓她握住。她摸索著握住雞巴,摸摸龜頭又摸摸陰莖,一點也不會捋弄,我想她沒有性經驗。

我的一隻手又去解她的褲帶,我從她的內褲中摸進去。越過開闊的小腹平原,前面就是叢林地帶。這時她的屁股向前移一些,並把兩腿叉大些,意思是讓我更方便撫摩。我揮軍直下,握住了正個陰戶。

她的陰部肌肉細嫩而富有彈性,陰阜很高,大陰唇肥厚有些突出。我上下順著陰溝撫摩,然後掰開一點,中指放進溝中,五個手指輕輕做圓環摸索。大約十幾分鐘,我一摸下面果然陰道口有了粘滑的淫液,我用手指沾了一些,移上來按向陰蒂。她馬上渾身猛的一抖,我的雞巴被她抓得緊緊的,兩腿夾住了我的手,很明顯她在忍受一種難耐的衝擊。她在我耳邊說:「師父,別摸那裡,我真受不了。

英子,怎麼了,疼嗎?我故意問。

不是疼,人家癢的實在難受。我把手動一動,示意讓她把腿叉開,我又不停的摸索。她的淫液越來越多,把我的手指弄濕了,我由下而上的撫摩,每一下都擦過陰蒂,她不停的顫抖著。我扶著她握著雞巴的手教給她上下捋弄,一陣陣快感從那裡向全身散開。

車間裡上夜班的人不多,我的機床在車間的東頭,西頭還有幾個上夜班的。我看不可能有人過來,我摸著她的屁股說英子,脫了褲子,讓師父看看你的屁股,

她看了我一眼慢慢把褲子脫下來。我摸著她光滑豐滿的屁股心裡好興奮,我讓她扒下把屁股噘起來,一扒下她的屁股就顯得更大更淫蕩,我兩手摸著她的肥白的豐臀,盡情的享受。我掰開她的臀縫看她的屁眼,一圈細細的縐褶中間一個小圓孔漂亮極了。再下邊就是桃源仙境,可惜車間燈光太高,我只好讓她把屁股轉過來,拉過工作燈就清楚多了,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中間露著一點點小陰唇。我掰開裡面看見小小的陰蒂和桃源洞口。我把棒硬的雞巴掏出來,試著給她插進去,因為高度不合適,又沒有淫液潤滑,摩索半天進不去,只好作罷,我拍了拍她的屁股說:「英子,起來吧。

我想起妻子明天單位有活動,下班時我告訴她說:「英子,明天到我家去。

我的妻子單位今天組織去外地參觀,正好給我騰了空。一會兒福英就來了。把門關上我們就抱在一起親吻,上邊親吻下邊我的手就伸她的褲內摸著她的屁股,,慢慢又轉到前邊摀住她的陰部。我幫她脫了上衣,扯下乳罩露出一對大奶子,我一隻手握住一個撫摩揣弄,我用嘴含住一個小奶頭,一隻手捏弄另一個。馬上兩粒小小的乳頭硬起來,雪白的大乳房上頂著兩顆紅櫻桃。

她要替我脫衣服,我先把她褲子扒下來,內褲也扯下來,這樣她就脫得光光的,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我一面欣賞她的漂亮一面脫衣服。她身體比面部白嫩多了。寬廣的胸脯上兩個堅挺的大乳房。我讓她把腿叉開,她開得很大。正個下陰就呈現在我面前。她的陰毛稀疏,呈豎一字型,雖然兩腿開得很大,下面的大陰唇仍然緊緊的閉合著。我熱血激昂,下面挺得發疼,我已經不能自已,馬上撲了上去。我扒在她身上,兩張嘴馬上疊在一起。我吻她的額頭,吻她的脖子。含著一粒乳頭,手裡捻著另一粒,我吻她的肚臍,平坦光滑的小腹,一直吻到陰阜。她全身不停的扭動,嘴裡含糊不清的唔唔--聲。大約十幾分鐘,我看她陰道口有了透明的粘液,我用兩腿把她兩腿再分大些,用雞巴頂住陰道口,粘著淫液上下磨擦幾下。我說英子,我要進去了。

她哼了一聲,我開始向裡插入。開始她沒有反應只是有些緊張,我繼續前進。沒入龜頭之後她哎喲兩聲。我感到她的陰道十分緊小,而且暖和之極。我已熱血沸騰,一股熱力促使我只能向前。我屁股用力繼續頂進去,在她哎喲了幾聲之後我的雞巴已經正根進去。我們的結合處沒有了一點間隙。我伏在她身上一動不動,盡情體會進到一個新的肉洞的滋味。

英子,我捧著她的緊張而紅潤的臉龐問:「你剛才哎喲什麼?

人家剛才疼著呢。

現在還疼不疼?

現在你不往裡插了就不那麼疼了,就是撐得好難受。

現在你把你那個用兩手掰一掰就更不疼了。她把兩個手進到兩個人的結合處,往兩邊一掰,我藉機用力猛一頂,她馬上哎喲一聲。她用拳頭擂我的肩膀說:「師父真壞!

我問她:「英子,你讓別的男人玩過嗎?

她搖搖頭說;沒有。

那就是師父給你開苞了。

我把雞巴抽到露稜,然後再插進去,我開始有節奏的抽插。我覺得雞巴今天又硬又大,被她的嫩穴緊緊包住,一股股快感向大腦襲來。英子只是謅著眉默默的承受。我興味大發,不覺得加快了速度,用力的抽插起來。我看她眉頭慢慢疏解,知道她已經減輕痛楚,更加猛干,不由得一個冷戰,全身一抖,一股熱精射到英子體內。我渾身無力攤在英子身上。一會兒,我從她身上起來,軟塌塌的雞巴從她體內滑出。再看床上,精液,淫水,血跡濕了一大片。我無力的攤倒在床上,英子依偎在我懷中,我摟著她並摸著她的屁股,她握著我濕淋淋的雞巴。我在想她的身體真的很健壯,我的雞巴不算小,只哎喲幾聲就全弄進去了,一般說處女是承受不了的。她握著我的雞巴不時的捋弄,我的雞巴很快又硬了起來。她見那東西在她手裡變大變硬覺的驚異,爬起來看著雞巴捋弄。我一把將她放倒,抬腿跨了上去。她忙問:師父,你還要干?

師父想死你了,師父還沒有盡興。

我把她拖到床邊,把她的兩腿架在腰間,對準肉洞直插進去。裡面還很潤滑,我沒有費力,她也沒感到疼痛。我開始用力抽插,睪丸拍打著她的屁股,隨著節奏她發出唔--唔的聲音。我問:「英子,現在還疼嗎?她搖搖頭繼續唔唔的享受著。

我問:「英子,你知道這叫什麼?

不知道。

這叫老漢推車,推到溝裡去了。她竟格格樂起來,臉上綻開了笑臉。可能是射過一次了,我覺得雞巴又大又硬又有力。我讓她爬過來,屁股蹶高,我從後面插進去。我讓她把臉貼在床上,腰往下塌,屁股蹶得就更高了,她的陰部也更突出。我兩手摸著她肥白的屁股,向她身體撞擊著,每一下都拍打在她大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她的屁股又細膩又白嫩,引得我不時用手拍打。不知今天是為什麼,第二次干了半小時,絲毫沒有射精的預感,我讓她到沙發上,兩腿跪在扶手上,上身伏到沙發裡,兩腿盡量叉開,這樣她的陰部更突出來,我馬上插了進去。這種姿勢我最喜歡,每次最大限度插到底,又經過十幾分鐘的撞擊之後終於一洩如注。

從這之後她主動多了,上夜班時她坐在一個小凳上,我靠著工具箱站在她旁邊,她伸手解我的褲扣,把我的雞巴掏了出來。她用兩手握著那軟軟的雞巴擺弄,那東西在她手裡跳了幾跳馬上硬起來,她不斷的捋弄,還在臉上揉搓,一會兒又用嘴親吻。我說:「英子,張開嘴讓它進去。她看看我搖搖頭,表示不願意。我看工具箱上飯盒裡還有半盒水,我把雞巴在裡面涮了涮,濕淋淋的雞巴送到她嘴邊。這回她用手扶住,張開小嘴含住了龜頭。

我教她用力咂,再往裡些,她都照作了。一陣陣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實在不能自己,我扶著她的頭抽插起來。我越插越快,我說:」英子,不行了,我要射了。她馬上把我推開,唯恐射在她嘴裡。我扶著大雞巴問她這怎麼辦?她猶豫了一下解開上衣露出乳房說:「師父,我還沒看見還你射精,就射在這兒吧。我再不能等了,捋了幾下一股股熱精噴出來,她哇哇的叫,異常興奮,弄的她乳房脖子上都是精液。過了兩三個小時,我說:」英子,我實在沒能過了隱,我還要弄。她說:「師父,你想怎樣弄?我說:」你脫下褲子蹶起來。她都照作了,我從後邊給她插進去,一陣快速抽插之後我又射在她體內。

上夜班時我們又幹過幾回,但總覺得不能盡興,即不能脫衣服又沒有床。我總在找機會還是在家裡干。正巧,我妻子要出差,要夜裡才能回來。我又約了英子到家裡來。

這天,剛到約定的鐘點她就到了。經過一陣摟抱親吻之後,我幫她脫衣服,幾下子她就全身光光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讓她仰臥叉開兩條大腿,我一面欣賞她的漂亮一面脫衣服。我再一次看到她的陰部,兩片大陰唇依然是那樣緊閉著。今天,我先從她漂亮的乳房開始,我一手抓住一隻大乳房,我的嘴含住另一隻乳頭,我一邊吸允一邊揉捏,兩邊不住的替換。我一手向下揉弄陰部,同時舔向乳溝,舔她的肚臍,平坦的小腹,一直到墳起的陰阜。她嘴裡唔唔的叫著,兩腿不住的扭曲伸縮,我一看她的陰道口已經淫液淋淋。我正個身體伏上去,把雞巴緩緩插入。我把她的兩腿豎起來開始抽送,同時吻著她的脖子揉著乳房。她隨著我抽插的節奏發出唔唔的聲音,顯然她已經有了快感,我的節奏不段加快,大約有十幾分鐘她合著眼睛啊啊的叫喊,我覺到她的陰道深處一陣陣收縮。我停住抽插問:英子,你怎麼了。

怎麼渾身那樣。

你是達到高潮了,是不是非凡舒適?她羞澀的笑起來。她說:「師父你真會弄,弄得英子要上天了。我說:」英子,以後你會更舒適的,現在我們再換個新花樣。我在下邊你在上邊。我仰躺下來,她看我雞巴,有些軟了就馬上含到嘴裡吞吐起來。不一會就一柱擎天了。我讓她跨到我的身體上,讓她扶著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我猛的朝上一挺,雞巴進去了一半。又聽見她哎喲一聲,之後她慢慢坐下來,把正根雞巴都坐了進去。

我教她上下竄動,她兩腿蹲在床上一下下的起落。我兩手握著兩隻大奶子,一會而又握著她的大屁股。我摸到了她的屁眼很是好玩,我沾些淫液往裡摳。她叫了聲師父把我手推開。我想她可能有些疼,我就多沾些再往裡摳,這次沒有再推我,一會而我的手指進去有兩公分。她忽然說太累了,要換個姿勢。她讓我挪到床邊上,她一腳在床上一腳站在地下,又把雞巴坐了進去。她身體真是健壯,這種姿勢居然做了十多分鐘。我讓她轉過身去,面朝向我的腳。這樣她的大屁股就在我眼前了,我掰開屁溝清楚的看到屁眼了。我一面摳著屁眼說:「英子,師父想弄你這裡。那裡也能弄?是的,屁眼也能弄。

我讓她把屁股高高蹶起來,第一次我怕她疼痛,我拿了軟膏塗在屁眼四周,又往裡邊捅了好多。我把雞巴弄得硬硬的,頂到她屁眼上,慢慢用力往裡推。龜頭剛剛進去她就叫起來:「不行啊,師父,你拿出來吧,太疼了。我說:」不要緊,英子,你忍一會馬上就好。我停止前進讓她穩定一下。一會兒我又向裡頂進,她又喊起來:「不行啊,師父,屁眼撕裂了,你饒了英子吧。她的屁眼緊緊箍住我的雞巴,非常刺激,我哪能停下來,我一面哄著她,一面搬著她的屁股往裡插去。

終於在她的叫喊聲中把雞巴全給她插了進去。插到底之後我暫時不動,讓她休息一下。她還在低聲呻吟:「師父,你把英子屁眼撐裂了,快疼死我了。

英子,沒事的,一會兒就好了。

她的屁眼裡又緊又熱,我感覺一陣陣快感向全身擴散。

我把她屁股扶好開始抽插,她大聲哎喲著,我也顧不得她了,一股強大的色勁支使我抱著她的屁股瘋狂的插,插,一陣之後我覺得渾身猛抖射在她屁眼之中。我讓她把腿放平,我扒在她背上,無力再動一下。

英子在我身下靜靜的臥著,嘴裡還在呻吟:「師父,你只顧自己舒坦也不管人家死活。

英子,實在對不起,都是師父不好,師父請你原諒。這時,雞巴又小又軟,從她體內滑出來。她說我把她屁眼撐裂了,用紙巾擦了擦,只有精液和藥膏,不見血跡。後來我們在上夜班時弄過兩次,都是怕懷孕最後射在屁眼裡。

算來英子來廠快半年了,她的三個洞都被我一一攻下,我很有些成就感,又覺得我們的性事似乎不如開始那樣浪漫與神秘,我感覺要山窮水盡疑無路了,直到她的妹妹王福蘭出現才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的徒弟王福英還有一個妹妹叫王福蘭,比福英小兩歲今年十九。福蘭兩三歲時她媽媽就死了,爸爸不久又結了婚,繼母還有一個小男孩,和福蘭同歲。這樣一家子就分成兩個陣營,姐妹兩個就相依為命,形成一個堅強的堡壘,小妹妹對姐姐言聽計從。英子來廠半年自認為站住了腳,就急著要把妹妹接出來。她和我商量給妹妹找份工作。我想起了我師父的女兒,她在商店作經理,我找到她,她說商店正缺一個收銀員,

英子聽說真是喜出望外。沒用幾天王福蘭就上班了。

福蘭上班之後在外邊找了間房,福英也搬了過去。福蘭看外表和姐姐很相像,只是多了幾分純樸又有些頑皮。一天英子讓我上她的新家去玩,並說有好事等我。我問什麼好事,她笑笑說蘭子要謝謝你給找的工作。

我說:「一點小事不用謝。英子說:」我知道不用謝,蘭子總是想著你一定要你去。看她笑得那麼神秘我早猜著八九,並且我也知道她姐妹已經合計好了。

我來到她家,英子在拖地,蘭子在玩絨毛小熊。她馬上跑過來說:「師父,謝謝你給我找工作。

我說:「這點小事謝什麼。

蘭子說:「也總是讓你費心了。

你打算怎麼謝法。

她說:「你說怎麼謝就怎麼謝。

我把她摟抱坐到床邊,兩手握住她兩個大乳房,在她耳邊說:「我想要你。

行,師父,你說怎樣就怎樣。

我隔著衣服捏她兩個乳頭,:「你願意嗎?

她說:「你是我姐姐的師父就是我的師父,我姐姐是你徒弟我也就是你徒弟。我心熱呼呼的,馬上摟住吻在一起。

我解開她衣扣,把她兩個大乳房露出來,我含住小小的乳頭吸允。她說:「不行,太癢了,受不了。這時英子拖完了地,說:」師父,脫衣服吧,蘭子你也脫。

英子讓我躺到床上,她也爬上來,對蘭子說:「你快點脫,姐姐做給你看,啊。說著把個半軟不硬的雞巴含住,吸咂吞吐。蘭子瞪瞪的看著,一會兒我的雞巴在她嘴裡挺了起來,英子把它搬倒再放開,顯示雞巴彈性十足,又捏著根部晃一晃,故意給蘭子看。她讓蘭子過來照她樣子作。蘭子果然也張開嘴含住雞巴吞吐起來。過了一會英子在旁邊躺下來,叉開雙腿向我張開雙臂,我握住雞巴頂向她的下口,雖然淫水不多,但已是輕車熟路,一下就連根沒入,我深入淺出有節奏的抽插起來。大約過了五分鐘英子讓我起來,我從她體內抽出,故意向蘭子掂一掂大雞巴。英子起來,說:」蘭子,過來,該你了。

蘭子慢慢爬上床,倒在姐姐的位置。對我說:「師父,你可得輕一點。

我說:「放心吧蘭子,師父會輕輕的。

英子也說:「不用害怕蘭子,師父會痛你的。

我叉開她兩條條腿,哇!比她姐姐又鮮又嫩,陰毛不多,疏密有秩,也是呈豎一字型。陰毛下面一道小小的肉縫。

我上到她身上吻她,吻她的唇,她的乳,她的臍,她的陰毛。我真想把她吞下去,我竟掰開她的b 看見嫩嫩的紅肉,我竟不由自主的舔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舔b.我用舌頭甜她的兩片小陰唇,舔她的陰蒂,把那粒小豆豆含住咂,輕輕的咬。她全身扭動,嘴裡叫著師父,不行,不行~~我看她下面已經濕淋淋的,我就把雞巴對準她的小洞,向裡頂進。但總是滑向一邊,頂不進去。英子過來用手扶住我的雞巴,我才勉強推進一個龜頭。

這時蘭子叫了起來。我說:「蘭子,這才剛剛進去一個頭兒,第一次都要痛一點的,你要忍著點。我一面說著一面用力往裡頂去。前面好像有了障礙,我想那是處女膜了,這要一鼓作氣,我腰上用力狠狠一頂,噗嗤一下,這下進去有半寸。蘭子大聲叫起來,而且混身顫抖,馬上滿身都是汗。我感覺她陰道非凡窄小,箍得雞巴生痛,又讓我無比興奮。我也顧不了她的叫喚繼續向裡挺進,費了許多力氣才又進去有一寸,蘭子叫得更響了:」師父真的不行了,你饒了蘭子吧,姐姐救命啊,你們要弄死人了--。英子仰臥在她身旁,叉開雙腿張開兩臂。我只好給她撥出雞巴,挪到英子身上。我在英子身上抽插,一隻手摸著蘭子陰戶,手指滑進洞裡,蘭子把我手拿開,兩手把我的手捂到她陰戶上。我幹著英子旁邊捂的是蘭子的陰戶,我無比的興奮,不由得加快訴度,覺得英子陰道裡面一陣猛烈收縮,我也隨著射在她體內。我看旁邊的蘭子還在捂著陰部低聲呻吟。我從英子身上下來倒在她倆中間,蘭子首先伸手握住雞巴。我說:「蘭子,真的那麼痛嗎?。

蘭子撒嬌的說:「誰還騙你,你看流了多少血呀。

我拍拍她陰戶安慰她說:蘭子,你是個好姑娘。經過她兩人摸索捋弄,我的雞巴很快又硬起來。英子主動蹶起屁股讓我從後邊干,可能是讓蘭子長些見識。我抱著英子大白屁股早已激情萬分,不由得快速抽插。蘭子看見姐姐下垂的的奶子不停的悠蕩,竟用手去捉弄。這樣玩皮的丫頭讓我無法把持,我從英子體內抽出來撲到蘭子身上,分開她雙腿插了進去。蘭子又哎喲哎喲的叫起來,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奮力向裡挺進。但是,步履艱難,前進一步都很費力,終於在她呻吟聲中把正根雞巴頂了進去,蘭子又是一身汗水。我扒在她身上,兩個大乳房頂著我的胸膛。我問蘭子:「蘭子,知道為什麼又弄你嗎?不然的話你會說給你開苞不徹底,你會埋怨師父的。

師父你壞。說著用拳頭擂我肩頭。

我問她:「蘭子,還疼嗎?

你不動就不疼了,就是撐得難受。

馬上就苦盡甜來了,蘭子,你要忍耐一點。我開始緩緩的抽插起來。好在她的淫液多了些才不那麼費力,蘭子則縐著眉默默的承受。慢慢的隨著抽插的節奏她發出唔--唔--的聲音,我知道她開始有了快感,我自己也是週身通泰,不由得加快了抽插,我覺得脊樑一陣麻癢,趕緊問英子:「英子,她是安全期嗎?英子望我點頭,一股股熱熱的精液注入蘭子陰道

上班時我對英子說想和蘭子做肛交。英子說我得寸進尺,我說都是我的徒弟我不能厚此薄彼吧,英子撇著嘴笑。按照預定時間我到了她們家。進門我就摟著蘭子滾到床上,一手摸著乳房,一手摸進褲子,摀住柔軟的陰部。她的陰部干潔光滑,洞裡也沒什麼淫液。英子摧我們脫衣服,很快三個人很快就成了三個漂亮。我躺到床上,兩人交替為我口交,吸允咂舔,我的雞巴很快就高指蘭天,英子不讓我動,她跨上來對準她小穴一坐到底。她開始上下竄動,過了幾分鐘她叫蘭子:「蘭子,你來。蘭子學著姐姐樣也坐上來,我揣摸蘭子抖動的大乳房,趁機摸她屁眼,粘著淫水往裡摳,她扭動身子推我的手。大約過了十分鐘,英子讓蘭子下來說:」

姐姐做給你看。她把屁股蹶起來,我把軟膏塗在她屁眼四周,又往裡捅了些,我握著雞巴給她捅進去。這一切蘭子都看個清楚。我開始向英子屁股撞擊,隨著節奏發出啪,啪的聲響,睪丸不斷拍打她的陰部。幹了幾分鐘英子讓我停下來,她叫蘭子過來,像她一樣屁股蹶得高高的,讓我在蘭子屁眼上抹軟膏,向裡捅的時候,藉著軟膏的潤滑我把手指插進去,她的屁眼像是更緊。為了減輕她的疼痛我把龜頭上也塗了很多。一切預備好之後開始向裡插入。藉著潤滑劑的方便龜頭很快滑進去。這時,蘭子又叫起來:「不行,師父,太痛了。

不要緊,蘭子,一會就好了。我兩手摳住肷窩,繼續向裡推進。她的屁眼確是很緊,箍得雞巴生痛,也更引發我的激情,我不管蘭子叫喊,大力地抽插。蘭子的叫喊變成請求:「師父,實在受不了,你饒了蘭子吧,屁眼都撐裂了。這時,英子噗嗤笑起來。我看她混身打戰,汗也出來了,英子也讓我停下來,我抽出硬棒棒的雞巴,只見上面絲絲血跡。當時我嚇壞了,真不知道會弄成這樣子,英子也害了怕。我們商量一下,認為青黴素軟膏有消炎殺菌作用,不會有大事。等兩天再看,現在去醫院也不好向大夫說呀。我一再向蘭子道歉,英子也連哄帶勸。弄得大家非常掃興不歡而散。

兩天之後,我去探望蘭子傷情。一進門蘭子就摟著我的脖子埋怨我不關心她。我說:「這不是來了嗎,怎麼樣?還痛不痛?蘭子只是笑。我說:」只是怕你感染,摸摸燒不燒。說著把手探進上衣握住她的乳房。英子過來幫我脫衣服,很快我被脫光,仰臥床上。她們也很快脫光,姐妹倆玩弄我那又小又軟的雞巴。我左手摳弄英子的陰戶,右手揉弄蘭子的陰蒂。雞巴開始硬起來被她們輪流口交,一會兒就昂首挺立了,姐妹倆也都淫水淋漓。我說:「讓我先弄你們誰呢?

英子對妹妹說:」咱們預備好,師父願弄誰就弄誰。英子仰臥下來,雙腿高舉並叉開,蘭子也並排躺下來,高舉雙腿,並把逼掰開,英子也隨著把逼也掰開。並排的兩個美女,把逼都掰得圓了。真是玉體雙陳,肉洞齊開。我差一點要暈過去。我當時犯難了,英子對我真是情深似海,蘭子的嫵媚娟好的侗體則有更大的吸引力。我還是先插進英子的肉洞裡,抽插起來,一隻手還在摳弄蘭子的肉洞。大約過了十分鐘我挪到蘭子身上,蘭子肉洞又緊又熱呼,雞巴在裡面暢美極了,一陣陣快感迷漫全身。蘭子也隨著節奏唔--唔地呻吟。

我不由得節奏加快,蘭子屁股一掂一掂的迎湊,嘴裡叫著師父,--真好--師父你真會弄--好舒適。我覺著她陰道深處一陣陣緊裹雞巴,知道她已高潮,我加快衝擊幾下,與她同歸於盡。我伏在她身上一動不動,共同沉浸在性愛的餘韻中。雞巴,知道她已高潮,我加快衝擊幾下,與她同歸於盡。我伏在她身上一動不動,共同沉浸在性愛的餘韻中……

「全文完」




网站地图